六月初六“洗晒节”

日期:2020-07-23 07:20:52 作者:节日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 为防止东西霉、虫蛀,人雨季来之将日常用品拿来洗刷晾晒,每年农历六月初六还被称为“洗晒节”,仅民间要洗洗晒晒,皇家一天也要洗晾晒一番。

    “六月六”节日最早始北宋年间。真宗中祥符元年(1008年),为洗刷澶渊之盟耻辱,宋真宗赵恒意欲封禅泰山,巩固自己统治地位。他伪托梦见神人,当降天书,果然当年正月初三、六月初六,天分别京师泰山两次降天书,宋真宗龙颜悦,特意将第二次降天书六月六日定为“天贶节”,并泰山脚岱庙修建一殿,赐名“天贶殿”。次年五月“诏兖州吏,以天书降泰山日诣天贶殿,建道场醮,以其日为天贶节,令诸州皆醮”。南宋陈元靓《岁时广记》记载:“祥符四年正月,以六月六日天书再降日为天贶节。京禁屠宰九日,诏诸路并禁。”从此,效,六月初六就成为一固定节日

    然而,随着历史展,节日内涵却改变,逐渐演变为日常生活紧密相关节日。《安平县杂记》称:“六月初六,俗名日天门,人家竞曝衣服,谓虞霉烂。”明清时,无论宫廷还民间,都有此日洗晒习俗。

    一日,皇家“洗”主要有两项,一洗马。明人孙国敕《燕都游览志》载:“每岁六月六日,中贵人用仪仗鼓吹导引洗马德胜桥之湖,三伏皆然。”明清宫廷六月初六洗马风俗非常盛行,明代刘侗等《帝京景物略》也,当日由御马监太监打着旗帜,鼓乐引导数百匹御马洗浴。洗马三伏天都行,并局限六月六当日。除洗马,还洗一种独角青牛。《┧昊恰吩兀“六月十二日,御厩洗马积水潭,导以红仗,中有数头锦帕覆之,最独角青牛至,诸马莫能先也。”独角青牛比较罕见,常引得众人围观猎奇,清人有诗道:“古潭连内苑,御马洗清流。夹岸人如蚁,争看独角牛。”

    二洗象。宫廷仪仗中承担重要用,明清宫廷都有象房,位宣武门内以西城根一带。《帝京景物略》记载明代洗象壮观场景:“锦衣卫官以旗鼓迎象顺承门(即宣武门),浴响闸。象次第入河也,则苍山之颓也,额耳昂回,鼻舒纠吸嘘水面,矫矫有蛟龙之势。象奴挽索据脊,时时没其髻。观者两岸各万众,面首如鳞次贝编焉。然浴之能须臾,象奴辄调御令起,云浴久则相雌雄,相雌雄则狂。”明人沈德符《万历野获编》也,洗象一年仅此一次,“因相交感,牝仰牡俯”,此时象容易情狂暴,互相追逐交配,控制好就冲撞围观人群,因此敢久洗。清人《燕京岁时记》载:“象房有象时,每岁六月六日牵往宣武门河内浴之,观者如堵。因象疯伤人,遂豢养。光绪十年以尚及见之。”看来洗象风俗一直延续光绪年间才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相比洗浴来,明清宫廷晾晒

    一晒龙袍。有一首《清宫词》提:“端凝殿乾清宫东偏,明代尚衣所,清沿之。六月六日端凝首领太监奏请晒晾龙衣。”

    二晒历代帝王御容画像。《春明梦馀录》载:“景神殿太庙东北,奉藏列圣御容,每岁六月六日太常寺吉服诣殿晒晾。”

    三晒历朝帝王御制文集、录以及古今君臣画像、符券、典簿。《万历野获编》记载:“六月六日非令节,但内府皇史宬晒暴列圣录,列圣御制文集诸函,则每岁故事也。”明末太监刘若愚《酌中志》载:“古今通集库,系印绶监所掌,古今君臣画像、符券、典簿贮此。每年六月六日晒晾,如皇史宬例。”

    四晒銮驾。《帝京景物略》载:“六月六日,晒銮驾,民间亦晒其衣物,老儒破书,贫女敝缊,反覆勤日光,晡乃收。”

    五晒金鼓旗纛等仪仗。《典》载:“凡圣节、正旦、冬至三卫官先期奏请金鼓旗纛摆列。遇郊祀等项、车驾入,则陈锦衣卫卤簿之。每岁六月六日,照例奏请晒晾。”

    六晒乐器。《明太学志》载:“六月六日太常寺遣官晒乐器。”

    七晒御乐库袍服。《典》载:“凡御乐库看库人役,三年一次佥补,每年六月六日晒晾库袍服。”

    皇家洗晒节,都与邸⒐⒗褚堑让芮邢喙兀与民间一样,都防止衣服、书籍等日常用品霉、虫蛀。紫禁城宝贝收藏恒温恒湿地库,来晒太阳啦。

天天节日网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