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月朝是个什么节?

日期:2020-11-19 06:24:04 作者:节日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农历十月初一,深圳客家人称之为“十月朝”,“朝”念“遭”(zāo)音,意为“早”、“初”,也就农事节令中,有“十月朝”节俗(但福田、南头筛凇明粤语地无此俗)。民间农事小节,已逐渐被现代都H欢世纪八十年代初建立,深圳还珠三角以农为主沿海县时候,乡人着“十月朝”等农事小节,温馨传统,饶有风味。

“烧衣节”

《宝安县志》有载:“农历十月初一,锸找驯希信垂仁粘桑阌门疵追圩鲷亵纬浴S醒栌铮‘十月朝,糍粑碌碌烧’。别无隆重之举。”也就,旧时深圳“十月朝”,历来有做糍粑小吃传统。

相传,十月朝又称“烧衣节”。

据载,十月朝“烧衣节”有着悠久历史。早秦始皇统一中国,改以建亥之月为首,夏历十月一日相当秦之元旦。《诗·豳风·七月》曰:“九月授衣”之释义——朝廷此日有赐衣之制,士民祭扫祖先坟茔,烧纸帛冥衣。

入十月,天气渐渐转冷,古人首先想给已故亲人送去御暖寒衣(烧衣纸),让亡人免受冷冻之苦。宋代更为重视此节。北方天寒,以此日始用炉火,称“炉”。民谚:“十月朝朝,买纸烧烧”,就烧纸祭祖情形写照。

授衣,彰显君主属臣关爱;烧衣,现阳关亡人思念先人尊敬。民俗学中,“宗族、祭祀、墓祭”一种社风俗,被视为既寄托先人哀思,又教育忘典祖,中华民族传承千年赖隆

岭南属亚热带地,十月初一还用着穿厚衣御寒,所以深圳没有“授衣”习惯:又也许刚九月重阳,人祭祖扫墓搞完没久,故地客家人也没有 “烧衣节”习俗。相反,各村各户农家一天却有特色“耕牛节”。

“神牛节”

十月初一,羊台山客家村庄至梧桐山、田头山山脉客家村镇“耕牛节”,而七娘山鹏古城有点特别,叫“神牛节”。把“耕牛”抬“神牛”地位,明牛鹏农民生生活中重要。

“十月朝”一天,农夫要“祭牛”,为牛“生日”。农耕时代,没有农,即便现代农有半械农具,但小面积耕地,特别丘陵地带,农事仍然离牛。一年头,牛,太辛苦。农历十月之,它犁耙耕数百日;秋收一结束,应该让牛好好休息一。十月初一那天,农民庆丰收时,为牛“庆生”。一天,人热热闹闹地把耕牛当主角。首先各家各户清扫牛栏,把牛牵河塘里洗净,接着自家门口,给牛头角挂红绸,像“劳模”一样披红挂彩,牛背祝福字句挂着有象征意义糍粑,用糯米粉做几“水煮圆”(粉糰),然嗖税牛樽畔≈喙喔3浴“牛生日”几天,给牛喂吃精饲料,梳毛抚摸,骂;一连串规格“礼遇”,牛,绝兴。

当地农谚:“十月朝,牛姑天跑”,就秋收,耕牛卸牛轭,轻轻松松地山坡田段夥拍潦巢荨

▲客流行耕牛节(资料图片)

“牛耕农”中,耕牛农民命根。从龙华、观澜、石岩、布吉、平湖(部分客籍村庄),横岗、龙岗、坪山、坪地、坑梓、盐田、葵涌、农村,农民牛有着特殊情感,除每年举行“十月朝”耕牛节,给牛休息、吃好睡好之,旧时还“娱牛娱人”,由五华、紫金迁来沿袭他习俗跳春牛舞,也有村落利用墟镇日举行“投墟庙”,搞“靓牛”比赛、做吊线戏、驳山歌、聚人气、交流物鹊胤矫袼谆疃泶牛“为人代力”衷心敬意,唤起全家、全村甚至全社耕牛重视爱护。

习俗,深圳、岭南有之,贵州等地亦有。《中华全国风俗志》之《盘县十月朔之俗》写道:“十月朔,俗传为牛王神生日。乡农各寨,捐资举行‘牛王’。爆竹之声,各寨相应,极一时之喧闹。各家并糯米制饼(俗名巴巴),先取一团喂牛,一团挂牛角,牵之至河畔饮水。俗传牛饮时影中见角之饼,格喜悦,知人酬其劳也。然将余饼分送寨内眩宕鹬星锸芷涔椋短李之意。”

▲贵州苗族祭牛仪式(资料图片)做糍粑

深圳“十月朝”一天,农民除犒劳耕牛,还利用稻谷做糕粄,尝美食,时庆丰收,酬谢神明,祈望来年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,六畜兴旺。因为糯谷迟熟品种,其他晚造稻谷重阳收割完毕,唯独糯谷等迟熟品种农历九月底收获。农家将割来糯谷,砻辗成米、舂踏成粉,蒸糕做粄。

“十月朝”最有特色糕食,当数糍粑。宋代《荆楚岁时记》中提,“十月朝,今北人此日芝麻糍、赤豆饭,当为其始熟尝耳。”古代北方人“尝“芝麻糍”,也许就辗转传至深圳“糍粑”吧。

糍粑,粤人糯米饭舂打成糕,或糯米粉蒸熟成黏糕点心俗称。糍粑身只一块粉团,没什么味道,只有粘炒熟芝麻、花生碎、黄豆粉沙糖(糖浆或浓稠糖水),用筷卷起一坨来吃,才香甜口。来,人觉得用筷卷成一坨,吃时候容易掉芝麻、花生粒碎,便用一碗盛糍粑米糰拌芝麻、花生、沙糖吃;但,又好携带礼品馈赠,因此人就把糯米粉糰压成薄扁形,像包肉包一样,内包芝麻、椰丝、花生粒、黄豆粉、沙糖做馅料。如今场或酒楼卖糍粑,就那一种。

甜糍粑,还有一种咸糍粑。咸糍粑馅料就把芝麻、糖等换成拌好配料萝卜丝、冬菇、虾米猪肉粒,揑成一扁圆形糍粑,用芭蕉叶垫底,放蒸笼约莫蒸1小时,就成香喷喷糍粑粄。

世居深圳客家人有传统,“十月朝”打早,家家户户徽羰欤紫忍粞∫恍┕┓钭嫔瘢全家食用,时分赠亲戚邻居。故有谚云:“一斗米糍,唔()够派隔离(邻居)”。小小糍粑,传递乡人情意。

小时候,老盼望“十月朝”。因为那天以帮妈妈“砻(辗)糯谷”,将糯米炊熟碓臼踏(舂),或倒瓦盆用粗擂棍舂打,硬把糯米饭打成黏黏韧韧粉糰,糍粑做成,就邻居小孩交换着吃,也比较谁家糍粑香甜,糯韧。

家趁热,争着碟里“碌”(粘)芝麻、花生、沙糖吃,农谚所“十月朝,糍粑碌碌烧”。里“碌碌烧”非常形象客家语言,“碌”,像滚动车辘那样吃着玩;意思指用筷卷起糯米粉糰,像车辘那样左右,四周滚动粘芝麻花生沙糖;“烧”,即热气腾腾。吃糍灰龋妫罚ū冉希瘾,才能味“十月朝,糍粑碌碌烧”农家乐趣。

龙(岗)坪(山)地原属归善(惠州)管辖,所以一带沿袭惠州习俗,叫“十月朝,逆糍漉漉烧。”惠州话逆即揑,揑做糍粑;漉漉即滚热烫手。罗翽云《客方言》谓:“水沸伤人曰漉人。漉当为烙。〈文〉:烙,灼也。谓火伤,然水沸涫由火而来,故云烙。烙、漉,一声之转。”

顺带一笔,十月初一,讲粤语深圳西部地有一食俗,则食芥菜煲或芥菜咸蛋豆腐汤(羹)。皆因十月朔,北风起,俗话“十月火归(烧)心(脏)”。清雍正八年(1730年)郝玉麟《广东通志》云:“十月朔日,以五敛杂芥菜食,辟寒气,举火星醮。”即十月初一以芥菜食之,以制心火也。

改革放以来,深圳城,乡村变社,农民变民,已没有种田,也没有田种,自然没有糯谷,没有糯谷来“砻”,没有碓来踏糯米饭,做“碌碌烧”糍粑,渐渐地“十月朝”农事节习也远离现代生活。要想寻找记忆,解解馋,就找间广式茶楼,点一两笼糍粑“弹弹牙”,叹叹茶。

者为深圳土文艺术研究名誉、民俗学者)

天天节日网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